借腹生子网上明码标价 中介每月可做10单

日期:2017-05-17 

0

  "借腹代孕"网络明码标价 中介每月可做10单生意

  “招聘代孕妈妈,开价5万元—12万元”,一家网站发布的这条招聘信息颇引人注目,该信息还被转载到一些求职论坛上。记者从2月中旬开始调查,发现一度陷入沉寂的代孕网站又开始暗流涌动,一些中介还在申城开设办事处,从事非法的“有偿代孕”,原本完全在地下进行的有偿交易正慢慢转为半公开化。

   5万—12万招聘代孕者

  今年年初,互联网上陆续出现代孕网站,并大胆地打出代孕广告———“爱心代孕、免费提供代孕相关信息服务,只要花几万元就可以让别人给你生个牛娃……”无一例外,代孕网站都宣称自己具有“合法备案注册”身份。

  在一些求职论坛上也开始出现招聘“代孕妈妈”的贴子,引起网友的热议。在网友的推荐下,记者登陆到一家名为“加一代孕中心”的网站,网站在醒目位置标明,其为合法正规专业的代孕网站,并声称“上海具有试管婴儿资质的三级甲等医院,该中心独家操作,国内无其它中介可以联系”。这家总部在上海的网站广告语极为煽情,并赫然写着“5万—12万元招聘代孕妈妈”,并留有代理点联系电话。

  记者注意到,代孕网站将代孕者分成“A—I”9个等级———A级:爱心补偿纯待遇4万元,初中学历,容貌一般;B级:爱心补偿纯待遇5万元,高中学历,容貌一般;以此类推,到了I级则纯待遇达10万元以上。而所谓的纯待遇,就是除去生活费、房租费、检查费、产费等相关代孕支出的净补偿待遇。

  按“加一”网站上的电话号码,记者与工作人员胡小姐取得联系,佯称有朋友急需找一个代孕者,并提出想面谈的要求。胡小姐在迟疑数秒钟后,答应了记者的要求,并留下了其在上海的办公地址。

  找人代孕收费25万—30万

  该网站的办公地点设在营口路一幢酒店公寓8楼N室。记者来到8楼后发现,在电梯口的引导牌上标注的8N室为“上海白鹳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在N室门口没有任何公司的招牌,而且大门紧闭。记者敲门后,一名20多岁的女性打开一条门缝,问:“你找谁?有什么事?”记者告诉她与胡小姐预约的事,对方一开始称“胡小姐不在,我们正在联络她,请你再耐心等一会。”说着,又将门轻轻推上。大约过了2分钟,这位女性才打开门将记者请进办公室内。

  接待记者的是一位20多岁的王先生。当记者首先询问代孕是否合法时,对方回答说:“不违法,但也不合法,中国法律不保护这项工作。但如果没有被抓到的话,那就没事,所以我们私底下都要做好保密工作。”

  对于代孕方式,王先生解释说,一般是试管婴儿和人工授精两种,而且主要是通过医院做手术完成,并很有把握地告诉记者,公司在上海三级甲等医院都可以联系手术。当记者问到,是否曾有顾客通过另外的方式完成代孕时,王先生面带微笑地看了看记者说:“我们公司只是中介,如果客户与代孕妈妈能协商好相关事情,或放弃通过手术的方式来怀孕,公司是不管的。”记者故意称担心以后女方会纠缠男方时。王先生说,一般不会,因为双方事先都签订好了合同。

  客户付钱后,有些什么保障措施?王先生说:“双方签有协议,另外还可以提供公司负责人及工作人员的个人有效证件信息给客户,而且公司就在这里,随时可以来找。”随后王先生为记者提供了协议书及相关费用的清单。根据费用清单初步估算,寻找第三方代孕前后总费用在25万元-30万元。

  记者详细阅读协议书后发现,这份有41项内容的协议对代孕女性来说非常苛刻,如协议中第21条规定:“甲方\(代孕女性\)服务期间有向家人通电话的权利,但不得告诉任何人关于居住地的详细地址,不得带任何人进入居住地,不得与未经需求方同意的任何人见面,不得擅自离开居住地。”协议中第22条规定:“代孕女性每周享受3次以上外出散步自由,但须按需求方指定路线和安排专人陪同。”

  上千代孕妈妈供选择

  在介绍完费用情况后,王先生马上提出希望记者能尽快确认代孕妈妈,“今年想生牛娃娃的人很多,公司最近的生意很好,平均一个月有近10个业务。”当记者提出,现在可否与代孕者面谈时,对方马上表示,需要提供相关的个人信息及支付2万元的中介费用后才能安排,目前只能先看照片进行初步预定。

  王先生拿出一部手提电脑,打开“代孕妈妈相册”的文件夹,文件夹中有50多位年轻女性的照片,每张照片下方都编有代号。记者注意到,有些照片就是在办公室内拍摄的,而大部分是个人生活照及视频截图。对于为什么还要用视频截图,对方解释,公司在全国都有业务,部分应聘者是通过网络视频报名的,照片还没拍,只能用截图。

  王先生还介绍称相册里的某3位女性不久前已完成过一次代孕任务,客户都很满意。记者在50多位志愿者照片中,选定了3位外貌较好的“代孕志愿者”,要求看看对方的基本资料。王先生记下编号后,打开一个“代孕妈妈信息”文件夹,记者注意到,文件夹里有近1300多个志愿者信息。按编号查对后王先生称,记者所选的3位志愿者都已经被预定。当记者提出怀疑时,王先生马上解释,主要是最近生意好,有的客户已经支付了定金,所以一些“质量”好的会很快被预定掉,并提醒记者要尽快做决定。

  当记者表示其他志愿者都不中意时,王先生马上补充说:“这里只是部分代孕志愿者的照片,而且我们每天都会有更新,过几天可以再来选,也可以提出对志愿者的具体需求标准,公司可以有针对性地帮助联系。”

  记者便以这次只是替朋友做先前了解为由,并表示下次会带当事人再次上门挑选,王先生在送记者出门时,还不忘最后一次提醒,请尽快做决定。

  名词解释

  所谓“借腹代孕”是指一对夫妻,如果女方无法孕育胎儿,则将他们的精子和卵子在体外试管中人工授精,再进行人工培育形成胚胎,植入另一位有正常子宫的“代孕母亲”的子宫内。它完全不同于其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包括人工授精技术、体外受精与胚胎移植技术及其各种衍生技术。

  医生违规做手术将被吊销执照

  上海的医院是否能做“代孕”网工作人员提到的手术?记者拨通了上海市卫生部门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道,我国卫生部所发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禁止实行代孕技术。目前上海只有瑞金医院、国际和平妇婴保健医院、仁济医院、红房子医院、第一女婴保健院及市第九人民医院等6家医院具有相应资质开办医学辅助生殖门诊,开展试管婴儿及人工授精医学辅助生殖技术的手术,其他医院均不得从事和提供该项技术医疗服务。

  瑞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冯云向记者介绍,开展试管婴儿和人工授精医学辅助生殖技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随便在网上找个志愿者,来帮助怀孕的手术在上海的医院不可能实现。

  冯主任表示,如果医生在明知违规的情况下还为他人进行“代孕”手术,被查出后将被吊销行医执照。

  律师:“代孕”、中介均违法

  对于“代孕”是否合法的问题,上海市新闵律师事务所贺强律师解释说,目前,代孕行为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我国现行法律有规定,人的身体器官不能成为商品,不能出租,而代孕实际上就是女性出租自己的子宫,有的甚至出卖女性卵子,这显然违反了法律。此外,虽然我国现行法律对禁止代孕行为没有明确条文规定,但是代孕违反了公共秩序和良好的社会风俗,从这一点来说,它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如孩子的身份问题、“代孕妈妈”的法律地位都很难界定,涉及到的抚养、探视、继承等民事权利都很难得到保障。如果在生育过程中发生意外,“代孕妈妈”的权利更是无法得到保障。同时代孕行为容易使社会关系复杂化,如夫妻、代孕女性、小孩三方之间所形成的社会关系,包括人身亲属关系、家庭财产关系等。

  此外,贺强还表示,在网上发布招聘代孕妈妈的中介也涉嫌违法,工商部门许可的经营范围不可能有这一项,无论中介是否持有工商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执法部门都应对此行为给予严厉打击。

  社会学家:“代孕”不如领养

  上海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卢汉龙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孕不育毕竟是痛苦的,但“代孕”将涉及到一系列的伦理问题,而且也不为老百姓接收。首先,亲子关系的认定难题,目前法律上对代孕子和亲子还没有详细的规定;其次是由于事实上的亲子和法律上的亲子的分离,在遗产继承上将带来麻烦;第三是代孕子在法律上是否享有了解其真实身世的知情权,如果有,则其知情权又和父母的隐私权产生冲突;同时,如何收集、管理这些代孕亲子的信息资料,以免日后出现近亲结婚甚至乱伦的行为至关重要,但这又和代孕当事人之间的保密要求形成冲突。

  “代孕不是上佳选择!不孕不育家庭可去医院治疗,治疗不行的话可以到孤儿院领养。既然能容忍孩子有两个母亲,既然能容忍孩子来源于一个陌生人,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容忍的呢?”卢汉龙说,从孤儿院领养几乎没什么风险,也没什么压力,而代孕就不同了,其家庭所承担的风险及压力是无法想象的。再者,领养也是献爱心的一种高尚行为,虽说更多的是为自己,但也能有助于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

友情链接: 广州助孕

Copyright © 2002-2018 www.zjsyj.cn 湛江喜得宝代孕服务机构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