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出租子宫的代孕妈妈 都有不能说的秘密

日期:2017-05-17 

0

  谁“志愿”成为“代孕妈妈”?她们怎样履行“合约”?调查中,记者遇到了两位“志愿者”和两位“代孕妈妈”。对于“出租子宫”的“工作”,她们自有一番说法。

    “志愿者” : “我急需用钱”

  记者是在“代孕交流QQ群”里发现“小丽”的,她声称自己想做“代孕妈妈”。

  “其实我还没想好。

  ”她这样告诉记者,“先想过来了解一下行情。”而且她表示不想通过“代孕中介”来“运作”,希望能直接和“需求方”签约。

  “我是湖南人,24岁,现在就在长沙。”她这样自我介绍,“没有结婚,也没有过同居史,没有生育史,有性经验……”由于之前查询过诸多“代孕网站”,她对应该向别人介绍哪些情况非常清楚。“健康状况良好,没有遗传病史,视力还不错。”她表示如果最终决定“代孕”,她可以接受一切相关医学检查。

  “我惟一的遗憾就是个子不高,只有160CM,但样貌还行的,可以发生活照给你看。”她说,“不想通过中介是因为怕人家把我的信息透露出去,我是背着家里想做这件事的。”她说她急需用钱,想和对方商量——能否先支付一笔钱给她,而后再“代孕”。

  果然,她向记者发来了照片——一个面容清秀的短发女孩,背景看似乎是在宿舍里。她没有说她究竟需要多少钱,但半个月后记者再询问她时,她表示已经“找到了”。

  是找到了“代孕”机会,还是找到了别的赚钱机会呢?

    “志愿者”:“希望能尽快怀上吧”

  7月中旬,闷热的广州。一个略显丰满的女孩坐在了记者面前,她就是“代孕中介”为记者介绍的“志愿者”之一莉娜。

  “我26岁,贵州遵义人。”她的介绍简明扼要,“23岁时候生过一个小孩,儿子,很健康。”她并不愿谈及自己为什么要“代孕”,只是说自己刚刚离婚。或许是因为经济的原因吧。

  记者和她见面时,她刚从老家来穗不足一周。“吃住都在‘公司’安排的地方。”莉娜坦然地说,“我一来就跟他们签约了。”她是在“代孕网站”的“爱心志愿者”信息栏里直接登记个人资料的,很快就有“公司的人”和她联络,一番沟通之后她毫不犹豫地来了广州。“跟家里人说出去工作了,孩子交给家人照顾。”她笑得有些尴尬,“也是没有办法。就希望能尽快怀上吧。”

  她告诉记者,按照“公司”的说法,她可以接那些做“试管”的客户。她有过生育史,身体也很健康,做这样的“业务”完全没有问题。除了“工资”和“生活费”外,最终她将得到的“佣金”是10万元。

  已经成为母亲的她,正等待着去为“客户”孕育下一个小生命。

    “志愿者” :这是第一个孩子,却不属于自己

  23岁的小李在记者对面坐下,她羞赧地看了看正在上下打量她的记者和一旁的“代孕中介”。孕期中的小李明显发福,不断地擦抹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她不愿透露籍贯,只是说她顺利“怀上了”。她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不过肚子里的孩子与她毫无血缘关系。“做的‘试管’,非常顺利。”一旁的中介这样告诉记者,“没有做性别干预,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小李说自己就住在附近的小区里,步行过来不到10分钟。

  她拒绝了饮料,说怀着孩子,不能喝冷饮,一定要注意饮食。她未婚,也没有过生育史,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但却不属于自己。她必须对之悉心照料,因为这牵涉到履行合同的问题。

    “志愿者” :“做妈妈都是这样子了”

  与小李相比,当30岁的黄女士缓步走来时,记者不由得暗暗吃惊。“代孕中介”笑着说她肚子里装着一对双胞胎。“8个月了,再过两个月就要出生了。”

  黄女士是广东人,也是通过“代孕网站”牵线搭桥做了别人孩子的“临时妈妈”。她没有透露关于家庭、她的生活以及更多的个人信息。只是表示“公司”对她们照顾有加,每个月会进行产检,随时有保姆照顾。连“家”也都安在大医院的旁边,有任何情况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诊疗。

  由于是顶着烈日步行来,她显得十分疲累,不久她就提出要回家休息。听着大家的嘱咐,她低低应了一句:“做妈妈都是这样子的了……”

  这些“代孕妈妈”的心里,究竟藏着多少不能说的秘密呢?

友情链接: 广州助孕

Copyright © 2002-2018 www.zjsyj.cn 湛江喜得宝代孕服务机构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