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异幼师自称代孕养家 代孕不成反做富翁契女

日期:2017-05-17 

0

  就在本报女记者对代孕网进行暗访的当口,3月8日,央视《社会记录》播出节目《非常妈妈》,讲述24岁女主人公“付小姐”不为钱财,甘愿奉献爱心做代孕妈妈的故事。

  报道引发观众对代孕在道德、法律、人伦层面的质疑,一时褒贬不一,众说纷纭。

  “付小姐”的代孕真的是奉献爱心,真的跟其他商业操作的代孕行为不同吗?早在1月份,本报女记者就到“AA69爱心代孕网”应征代孕,而该网站就是“付小姐”在央视上标榜的所谓爱心代孕网。在与该网站广东广西总代理张敏(化名)小姐的零距离接触中,记者获知了该网站的种种黑幕:其所在的“爱心代孕中介公司”总部设在武汉,在全国设20多个省级代理处;张敏已成功介绍了19人代孕,每次至少获中介费5000元。代孕介绍人自揭黑幕称客户包括政府高官代孕网高价提供美貌大学生甚至允许性关系记者暗访揭黑幕 网站10万征代孕女大学生

  在暗访当中,张敏先后介绍求子心切的43岁澳洲华侨、36岁香港白领等人与记者接洽代孕。在记者赴深圳关外“代孕屋”后,张敏寸步不离,不仅限制记者的行动自由,还派出多名彪形大汉守候。随行跟踪记者紧急报警,蛇口警方连夜护送记者出城。

  女记者开价15万应征

  “AA69爱心代孕网”声称自己是中国首家且唯一真正“代孕”网站,中国唯一信息产业部合法备案注册“代孕”网站,并宣称自己与商业代孕不同,是“公益代孕”。

  记者作为第201340名访问者登录了该网站,网站首页上,最吸引眼球的是“推荐人选”,上面详细罗列着“本科学历年轻靓女”、“离异貌美少妇”等代孕者的详细情况。

  网站的说明还赫然写着:“5万-20万招代孕女性!网站不收任何报名费。绝非色情!确保安全及利益!本站建于2004年1月,服务于中国不孕不育家庭!合法备案!接受《民主与法制》等多家媒体专访!”

  该网站还公布了他们在全国20多个省市办事处的联系人电话,从北京、黑龙江、山西到海南、浙江、江苏、上海、四川、陕西,都有他们的办事处。

  记者化名张波,自称因母亲病重急需用钱,开价15万元“应征”代孕,并很快与该网站广东、广西两省总代理张敏小姐取得了联系。

  一靓女代孕成功获12万

  张小姐明确告诉记者,如果将受精卵植入代孕者的体内,也就是只提供母体,费用不超过6万元;如果是人工授精,由代孕者提供卵子,这种情况需求方会非常注重遗传和代孕者的相貌、身材、文化素质等,费用肯定超过6万元。

  张小姐说,该网站做成功的最高费用是12万元,而且是除去生活费、检查费、产费等相关费用后的“纯待遇”。记者立即表示很感兴趣,要求张小姐将该成功案例的代孕者的相片传过来。虽然口口声声说绝对会为代孕者保密,但张小姐还是很快将照片传了过来。记者一看,那是一位大眼睛、长头发、容貌娇媚的女子,可以看出,照片是在网络上截屏获取的。

  离异幼师自称代孕养家

  2月6日,张小姐约记者在流花车站旁的麦当劳见面。

  当天下午2时,记者来到麦当劳门口。一位留着披肩直发的女子上前询问:“你就是张波吗?”该女子身高约1.63米,略显富态。见记者反应愕然,她说:“我姓张。”

  进了麦当劳坐下后,张小姐向记者介绍跟她一起前来的李小姐。据李小姐自称,她是一位幼儿园老师,离异,有一名两岁的女儿,需要钱来养活家庭,所以选择代孕。

  张小姐说:“我带李小姐来是为了让你们可以互相了解,让你感受一下代孕。李小姐见完你之后,就去顺德见客户,双方满意李小姐就去体检。”

  张小姐再次询问了记者代孕的原因、学历等情况后,要求给记者拍照并要记者出示有关证件。她偷偷对记者说:“我很同情你的状况,会尽量提高费用。但是你提出要15万,这个价格太高了。李小姐不过才7万,你考虑降点价吧。这样可以马上帮你联系到客户。”

  过了几天,张小姐告诉记者,李小姐因为体检没有通过,无法代孕。随后李小姐的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澳洲华侨求助代孕中介

  2月10日,张小姐打电话给记者说:“现在有个澳洲华侨,我帮你争取12万。他要先和你沟通一下。你把身份证号码给我,我做一份资料。”记者将假身份证号发给她后,假装着急地说:“我有点急,妈妈很需要钱。我希望价钱能高一点。”张小姐就劝记者说,“12万已经很高了,客户要这么一个孩子,至少也要花上20万。”“那是做人工受精还是试管婴儿?”

  “应该是人工受精吧,一定会找大医院来做的,这一点你放心。”

  张小姐又对记者说:“陈先生想找生过孩子的妇女来做,他认为这样比较有保障。像你这样没生过孩子的,很不符合他的要求。但是我也和他说了,这个也是你的优点,不会有什么妇科病。”“你知道怀孕是怎么一回事吗?”张小姐突然问。

  “我不是很清楚。”

  “其实我在做中介的同时,我也在代孕。你以后怀孕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张小姐的“坦白”让记者有点吃惊,她也是一名“代孕妈妈”。

  在她的安排下,“客户”陈先生开始和记者联系。陈先生今年43岁,已入澳大利亚籍,现居上海,是做外贸生意的,由于年轻时候创业太忙就一直没有要孩子,现在年纪大了,妻子却无法怀孕了。

  随后,陈先生打来的电话,口气比较生硬:“你什么时候例假?你知道生孩子是怎样的吗?”记者惶恐地回答他后,他强调说:“其实你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还是比较喜欢少妇,生过孩子的那种,知道怎么生孩子。我们给你12万,加上别的费用,至少也要20万,你要明白你在做什么。”

  电话中,他语气又变得很苦恼:“我们真想要个孩子,已经找过很多代孕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随后,他直接安排记者去见他的“干女儿”谭小姐。

  代孕不成反做富翁“契女”

  2月20日3时30分,记者如约来到天河城旁的麦当劳门口,一个穿粉色马甲、戴黑框眼镜的女子拍了拍记者的肩膀,自称是谭小姐。

  谭小姐是广州人,普通话带着很浓的广东腔问记者:“你来广州多久了?都做些什么?在哪里工作?”

  记者谎称:“白天做文员,晚上卖啤酒。为了多赚点钱给母亲治病。”

  “如果你确定要代孕,我就带你去体检。如果体检合格,我会送你去上海,在上海的医院做人工授精。但是你要明确一点,孩子出生后,你就再也不能见它了,我们会让你休养完,再拿钱走人的。”

  据谭小姐自称,她现在做保健品产品策划,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在广州有两处物业。

  谈话期间,我们身边的餐桌不停地换人,这些人都在认真地倾听记者和谭小姐的谈话。记者心中嘀咕,难道还带了“托儿”来“验货”?

  当晚,有人给记者打电话:“张小姐,你有兴趣到我们酒吧来卖啤酒吗?”记者假意拒绝了。半个小时后,陈先生打来电话,说谭小姐对记者很满意。

  陈先生很坦白地对记者说:“我也不想瞒你,谭小姐其实就是上一个替我代孕的人,当时她体检都合格了,但是到了上海,由于水土不服,无法正常排卵,所以没有成功。”

  不惜巨资只为找合适子宫?

  此后,陈先生每天都给记者打电话。记者问他:“用代孕这种方式,你妻子会不会不高兴呢?”

  “不会。其实寻找代孕者也是她的主意。最早我们找了朋友的保姆,她也顺利怀上了孩子,可是到7个月的时候,她却跑了,还把我们接济她的钱都还给了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孩子生下来。”

  “后来我们开始上网找,认识了代孕中介张小姐。她给我介绍了几个,但都不合适。几次折腾下来,已经没了几十万了……”

  陈先生很坦白地告诉记者,“你并不是我希望的代孕者,没有生育经验会出很多问题,我只要一个孩子,出几十万也无所谓。你要明白,以后你怀孕了,不可以看电视,不能上网,要进行胎教,你不可以太忧郁……将来,我会送孩子去国外最好的私立学校……”

  香港白领希望直接受孕

  由于陈先生要飞到意大利谈生意,代孕的事情被搁置下来。很快,张小姐给记者介绍了第二个“客户”沈先生。

  据张小姐称,沈先生是上海人,36岁,现在香港工作。沈太太由于几次宫外孕,已经摘除了子宫和卵巢,无法生育。

  张小姐说,“沈先生想直接受孕,就是要发生关系的。”

  “可以这样的吗?”记者很诧异。

  “他说这样最好,最自然,孩子也好,也不用找医院那么麻烦。如果双方同意,我们当然没有意见。有些女孩子认为直接发生关系,怀孕的几率高一点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8 www.zjsyj.cn 湛江喜得宝代孕服务机构 版权所有